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为的博客

原创《新疆喀纳斯河》

 
 
 

日志

 
 

湖南农民为维护征地补偿权益将市长告上法庭  

2014-06-03 05:4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湖南农民为维护征地补偿权益将市长告上法庭

2014-06-02 10:13:21 来源: 半岛都市报(青岛) 

因状告政府刘其军成了名人,图为村民围观正在接受央视采访的刘其军。
刘其军

乡村“刁民”刘其军
因状告政府刘其军成了名人,图为村民围观正在接受央视采访的刘其军。

中国象棋有一招擒王的杀法叫老卒搜山,卒子冲到底线,再配合着其他棋子,最终擒王。酷爱下象棋的湖南农民刘其军深谙此道。作为只有初中文化的“小卒”,为维护征地补偿纠纷中的个人权益,刘其军尝试过逐级上访、行政复议申请、求助媒体帮忙等各种方式一路向前冲,并最终借助法律武器,将临湘市长告上法庭。5月22日上午,该案于岳阳市君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并未当庭宣判,但刘其军已经成了当地村民心目中的维权大英雄。

早就尝过维权甜头

梳得整齐的偏分头,并不浓密的八字胡,扎在腰带里的白衬衫,手里总是习惯性地点上一支烟,58岁的湖南临湘农民刘其军看上去挺像旧时的讼师。

在经济相对落后的临湘市横铺乡,刘其军举手投足之间都不像一个农民。只有初中文化的他常年订阅湖南日报,看电视只看新闻,不看电视剧;他不打麻将,唯一的消遣爱好是下中国象棋,在一间卧室兼做书房的屋子里,摆放着不同类型的棋盘。

最近他因对征地补偿有异议,将临湘市政府和市长龚卫国告上了法庭。5月22日上午,该案于岳阳市君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刘其军由此闻名全国。

其实刘其军早在几年前就因另一起公路征地补偿维权事件闻名乡里。

“2007年,位于湘鄂赣三省交界处的301省道修建时,一开始给的补偿是一亩地8000块钱,我到湖南省国土资源厅上访时拿到一个文件,里面的补偿是每亩地36500块钱,后来他们带我到湖南省政府法制办,说可以搞一个行政复议,还教我写行政复议申请书。”刘其军回忆,就是这次行政复议推翻了之前的补偿方案。

“当时刘其军一直在闹,后来我们的确也把村民的补偿提高了一点,还给了刘其军5万块钱。”对于这次维权经历,曾经和刘其军打过多次交道的临湘市国土资源局总工程师王金雄告诉记者,“他就是想要钱。”

不管怎么样,这次成功的维权经历的确让刘其军尝到了甜头。

这次刘其军将市长告上法庭,同样源于对征地补偿的不满。

2013年3月18日,包括横铺乡在内的临湘市四个乡镇的村民拿到了杭瑞高速征地的补偿款,根据湖南省人民政府200943号文件(以下简称43号文),临湘市横铺乡的补偿标准为26730元/亩。

刘其军并不认可这个补偿标准。

“2007年底那次维权后补偿标准都提高到36500元/亩了,这次怎么还比上次少呢,肯定有问题。”刘其军毫不犹豫地打算复制一下之前的维权历程。

“越搞越有劲”

刘其军先后去了临湘市政府、岳阳市法制办和国土资源局信访办、湖南省国土资源厅,但都没有人理。

直到2013年4月,在岳阳市国土资源局,“因为领导见我老去找怪可怜的”,刘其军拿到了一份《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全省高速公路征地拆迁补偿标准的通知(湘政办函[2008]159号)》(以下简称159号文)。

据该文件,补偿应按年产值标准的中值计算 ,即一般耕地的补偿为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之和乘16倍计算 ,基本农田则是总和乘25倍来计算。

刘其军调查得知,岳阳市最近定的年产值中值为每亩基本农田1936元。按照上述标准,一般耕地的补偿应该为每亩61952元;基本农田为每亩96800元。

“当时看到159号文件后,越搞越有劲。”刘其军拿着这份“法宝”,先后四次到湖南省政府上访,都没有成功,他决定到北京试试。

第一次去北京,还没等去国土资源部信访办公室,刘其军等人就被临湘市政府的相关人员给接了回去。

“因为我们住宿用身份证登记暴露了。”他总结道。

第二次去北京,他们选择在了2013年的端午节,这次学乖了,随便找了一个不用登记身份证的地方住宿,终于顺利到了国土资源部信访办公室。

根据刘其军回忆,这次上访效果非常好,因为他们当场得到了国土资源部的答复。

刘其军至今保留着用手机拍的这封回函的照片,函上写着:“湖南省国土资源厅,现有你省刘其军等五人来国土资源部反映临湘市政府在杭瑞高速的征地补偿方面,没有按照有关政策给予补偿。依照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2008年关于高速公路征地补偿标准的通知计算 ,即基本农田每亩85000元,一般耕地每亩54400元,望督促执行。”

但这次回去后,信心满满的刘其军们还是没有等来理想的结果。

无论是湖南省国土资源厅还是临湘市政府,都否认收到过上述内容的回函。

5月29日,临湘市国土资源局总工程师王金雄告诉记者,他们没有收到这样的函,“按照惯例,不会当场就能写这样的函,而且还没有盖章。”

除了上访,刘其军还委托别人在网上搜集媒体的联系方式,并打印出来,挨个给这些媒体打电话。

“喂,是中央电视台吗,主持人,你好,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您,就是4月24日我们在微博上发给焦点访谈的私信你们收到了吗?麻烦你帮我们查一下,如果收到了,请给我们一个答复好吗?谢谢。”这是刘其军写在记录本上的一段话。为了能和媒体沟通好,他每次都会事先将要说的话写下来。

但依然没有等来任何结果,反而被两个假记者骗走了800块钱。

“有两个记者来采访过两次,第一次走的时候问我要油钱,我给了400块钱,第二次来时又给了400块钱。”刘其军后来才知道,这是假记者。

万般无奈之下,2013年11月,刘其军第三次到北京上访。

“国土资源部一个人说,你们这样一直上访下去也不是办法,建议你们还是到法院起诉,我说我们没钱起诉,他说,可以走行政诉讼,只要50块钱就可以。”

为省律师费自学法律

起诉临湘市政府,对只有初中文化的刘其军而言,就跟用卒子将死老帅一样遥不可及。

但熟谙象棋规则的刘其军知道,只要卒子过了楚河汉界,再配合其他棋子,那就可以大有作为。

“卒子”刘其军选择自学法律来配合自己的进攻。

从北京回来后,刘其军首先去岳阳市咨询了一个律师,想请律师来帮自己打官司,但一个案子收费3000元,刘其军觉得太贵了,他决定亲自起诉临湘市政府和市长。

刘其军去书店买了《行政诉讼法》、《征地、宅基地法律纠纷处理一本通》、《国土资源法规政策手册》等书,还托人从网上打印了一份 18页厚的《湖南省高速公路条例》,希望从中能找到支持他诉求的法条和依据。

照葫芦画瓢,刘其军按照格式手写了一份行政诉讼起诉状,原告是包括刘其军在内的三个村民,被告是临湘市政府。

起诉状交到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后,法官建议以村集体名义起诉。

刘其军查到,根据《关于审理涉及农村集体土地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村民委员会或者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对涉及农村集体土地的行政行为不起诉的,过半数的村民可以以集体经济组织名义提起诉讼。

于是他重新修改起诉书,将原告中的个人改成了村集体横铺乡苎麻村刘二组,而刘其军本人则成了村集体的委托代理人。

但这一次,法官又指出,诉讼请求中“认定被告对原告承包土地的征收补偿行为是违法行为”这一句表述不当。

“法官说,你要告的不是征收补偿行为违法,而是这个征地补偿方案违法。”刘其军又按要求改了一遍。

2013年12月12日,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第三次修改后的起诉状,2014年2月24日,由岳阳市君山区法院立案。

但立案之后,刘其军一直没有等来开庭的消息。

“其实他们本来想再拖一点开庭的,但我告诉他们,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三个月内作出第一审判决,如果拖到下星期,那么就超过了法律规定的3个月内受理的期限,我就要去告你不作为了。”刘其军说。

过了河的卒子不回头

5月22日,岳阳市君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因为征地纠纷引发的民告官案。

像往常一样,刘其军在开庭之前做足了功课,他最重要的证据就是159号文和国土资源部的回函,而除了熟练地引用上述文件,他还准备了一些诸如“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空谈兴国、实干兴邦”等语句,不过坐在原告席上的刘其军并没有等来临湘市长龚卫国出现在被告席上,临湘市派出了法制办工作人员出庭,该案并未当庭宣判。

被告临湘市政府认为,159号文中规定的“按年产值标准的中值计算 ,即一般耕地的补偿为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之和乘16倍”,是指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两项加起来是年产值标准的中值,并不是两个年产值标准的中值相加。

“而且刘其军所说的年产值中值1936元并没有依据,是他自己算的。根据湖南湘政办发[2005]47号文件规定,岳阳地区年产值一类水田为1700元每亩,临湘市下浮10% ,为1440元每亩,如果按照159号文计算 ,并不是拿1440和1440相加之和再乘以16,应该是1440乘以16倍等于23040元,这比43号文中的26730元补偿金还要低。”王金雄解释道。

王金雄承认,159号文的算法可能让很多外行人会误解,“但我们这个行业的都知道怎么回事。”

著名房地产拆迁征收律师殷清利表示,如果仅从湖南省相关文件来看,原告所提异议的理由较难成立 。

尽管官司是赢是输还是未知,但刘其军已经成为了当地百姓心目中的英雄。

5月28日晚上,听说刘其军第二天还要接受央视的采访,刘其军在外打工的大儿子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提醒他不要再折腾下去,“言多必失,见好就收吧。”

但如过了河的卒子一样,刘其军觉得自己不能回头,“我是为了正义的事情。”文/图 记者 李杨

刘其军其人

“刁民”就爱管闲事

刘其军自称从小就爱管闲事,爱打抱不平。

有一次,上小学四年级的孙女回家跟刘其军说,学校里要开始上晚自习,下午放学后要在学校里吃晚饭,需要交伙食费,大食堂一个月300块钱,小食堂400块钱。

刘其军记得在订阅的报纸上看过,国家早就禁止在义务教育阶段收学费,也禁止学生补课。刘其军直接打电话向一家媒体曝光。

因为向媒体曝光学校乱收费的事,刘其军的大儿媳妇颇有微词。面对前来采访的记者,当地乡政府略显尴尬,却当面称赞,“老刘你真行”,这让刘其军觉得很是风光,但私下里 ,他一直都是当地政府眼中的“刁民”。

“这样对小孩的上学成长很不利,我女儿原来学习成绩很好,这半年有点下降了。”大儿媳妇说,因为担心女儿,自己放弃了在外打工的机会,半年来一直在家里照顾女儿。她甚至想好了,女儿如果成绩还没有好转,就要转学了。

“他太固执了,光为自己着想。”大儿媳妇说,“你总要考虑一下自己的家人和小孩吧。”

(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

netease 本文来源:半岛都市报责任编辑:NN128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