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为的博客

原创《新疆喀纳斯河》

 
 
 

日志

 
 

【转载】扶贫部门整体沦陷:抓一个带一串 端一窝带一片  

2013-07-31 08:47:45|  分类: 国内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扶贫部门整体沦陷:抓一个带一串 端一窝带一片


2013-07-31 05:47:32 来源: 潇湘晨报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的两级扶贫办(市、县、区、旗)主任、科长等10名扶贫官员因贪污扶贫款,近日被法院分别判处11年至5年有期徒刑或缓刑。

由巴彦淖尔市检察机关查处的这起特大扶贫系列腐败案,首次揭开了扶贫领域的犯罪黑幕,更拷问我国扶贫款发放使用中的“黑洞”究竟有多大?一些官员运用哪些手段来贪污扶贫款?

综合新华社电

扶贫部门多人贪污,有的整体沦陷

案件线索呈放射状,抓一个带一串、端一窝带一片

案例一:2012年,检察机关调查发现,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及五原县等8个两级(市、县)扶贫办已经判刑的5名扶贫办主任,从上任就大肆侵吞国家扶贫款。

被告人张某某,任五原县扶贫办主任仅3年时间,与扶贫办副主任、计财科长、项目科长、主任科员等共同贪污扶贫项目资金162万元,个人贪污扶贫项目资金373万元,还有102万多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谁都知道扶贫办是个肥单位,扶贫办主任是个肥差。”自治区扶贫协会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副会长说。不能说扶贫官员都贪,但巴彦淖尔市的贪污串案,绝对不是内蒙古独有的。记者查阅法院判决书发现,公开贪污国家扶贫款,已成为这些扶贫官员暴富的方式。

案例二:2009年,云南省元江县扶贫办原主任倪飞与副主任张培真在任职期间,共同侵吞公款5万元。2010年,广西北流市扶贫办原正副3名主任被指控参与受贿犯罪,共同受贿7万元;共同贪污24万多元。

扶贫款发放,扶贫官员吃“回扣”明码标价

要求对方必须给自己一定比例的回扣,否则事情将很难办

案例一:巴彦淖尔市扶贫系统搞了两个大面积“扶贫项目”:一个是“整村推进扶贫项目”,另一个是“雨露培训计划”由职业学校、旗县党校、农业学校对农牧民进行技术培训。对这两个项目投入的扶贫专项资金,巴彦淖尔市扶贫办明确要求旗县区的扶贫办或负责“雨露培训计划”的学校,要按项目资金总额的40%给市扶贫办返回作为“活动经费”,而且要先行支付。而旗县、乡镇和学校为了得到“扶贫项目资金”,党委开会、集体研究公然行贿。

案例二:2006年,安徽阜南县扶贫局局长及两名副局长落马,三人被指控在任职期间要求,扶贫款拨付前对方必须给自己30%的回扣作为办公经费,否则事情将很难办。

法院审理查明,2002年10月,阜南县扶贫局在阜南县劳动技校实施两期扶贫培训项目,每期阜南县财政局拨付给扶贫局培训经费10万元。在该扶贫项目实施前,时任阜南县扶贫局局长的王春平及时任阜南县扶贫局副局长的王本端及王修宏商定,从每期拨付给劳动技校的培训款中扣掉3万元作为扶贫局办公经费。

虚列项目,套取扶贫款

有的项目以土地整理、农业开发、扶贫等多方面叠加申报,加大扶贫项目施工量等手段冒充

案例一:“扶贫款的使用实际上已经严重异化,所谓的‘项目扶贫’多数给了公司老板。”一位业内人士披露,这个扶贫项目可以给你也可以给他,反正拨款、项目验收都是扶贫办说了算。巴彦淖尔市五原县扶贫办主任张某某利用扶贫办的项目申报权、审核权、验收权,贪污扶贫款127万多元。

“好处费”都没有出具手续,部分项目以土地整理、农业开发、扶贫等多个方面叠加申报,还有的是通过加大扶贫项目施工量及施工造价等手段进行冒充。2009年,巴彦淖尔市扶贫办主任郭某某决定与内蒙古草原慕名肉业有限公司合作成立“扶贫种羊繁育基地”,启动资金来自于自治区科技扶贫项目资金50万元和市财政配套资金25万元。后来种羊繁育基地运行不到一年就垮了。75万元扶贫款的投入被郭某某等扶贫官员分了20万。

案例二:2012年,河南汝州陵头镇余窑村、蟒川镇王岭村、夏店乡黄沟村以及焦村乡邢村经批准,成汝州新一批扶贫搬迁安置点,但四个村镇在申报扶贫搬迁项目资料过程中,均弄虚作假,伪造当地国土资源局印章开具扶贫搬迁项目用地证明,骗取国家扶贫款300多万元,资金已拨付到汝州市财政局。

[分析]掌握扶贫资金者以“施恩”自居

记者在巴彦淖尔市采访时,多位干部群众表示,他们是从小道消息中得知“扶贫办主任们出事了”。值得关注的是,多数人对“被抓了”而不是“腐败了”表示震惊。言下之意扶贫办的“那点事”不奇怪,“被抓”却难以置信。

“扶贫款再不能无偿划拨。”北京华联律师事务所呼和浩特分所主任赫志认为,扶贫资金被层层克扣,长期没有被举报被查处,主要缘于传统意识的“白拿”思想。他说:“既然是白拿,自身就不敢奢望太高,给一点是一点,一点不给也没办法。正是老百姓这种弱势心理,使得掌握扶贫资金的人以‘施恩’自居。”

业内人士指出,扶贫款项缺少有效的监督,一级糊弄一级。一些有识之士建议,我国的扶贫资金使用应调整方向、取消无偿划拨的形式。 

[对话]扶贫款的划拨与发放整个过程应当公开透明

潇湘晨报:这起案子中,官员通过虚列项目套取资金,扶贫对象必须上交一定额度的扶贫款,这暴露出怎样的监管漏洞?

竹立家(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现在的无偿划拨有的是没有纳入财政预算的,划了多少,拨到哪里,不够公开透明。扶贫款的发放应该纳入公共财政预算,应该对贫困县标准进行统一规范,公众才能监督。另外,一些地方没有利用现代技术手段来发放扶贫款。现在有的地方已经改进了技术手段,直接发放到穷人手里,但是好多地方没有改。

王明高(湖南商学院教授,反腐问题专家):这个地区是不是贫困,贫困到什么程度,通过什么手段去扶助,通过什么渠道使钱用到农民和单位身上,整个过程都要监管。

比如,中央拨了多少钱到内蒙古自治区,内蒙古自治区拨了多少钱到县市区,全部公开。假如具体到每个人拨了3000元,而我只拿到1000元,还有钱到哪里去了?只要公开透明,群众就能够监管,但目前在这一方面做得相当不透明。

潇湘晨报:有人说应当取消无偿划拨的形式,你怎么看?竹立家:我认为以后要逐步取消运用行政手段扶贫,要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逐步转移政府权力,使扶贫成为社会组织的中心任务而不是政府的任务。

王明高:我们国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省与省、地区与地区、行业与行业之间发展很不均衡,对农村地区无偿划拨扶贫款是一个好的理念和决策。但这个理念和决策如何落实到广大的农村去,需要完善相关制度。 记者丁蓉

[参考]建脱贫长效机制靠的不是扶贫专项资金

贫困地区既有高调炫富,也有高调哭穷,都是为了争取现实利益。

各部委对贫困地区、贫困县都有政策倾斜和非专项的转移支付,还有帮扶单位,有一些专门针对贫困地区的项目支持,资金先到,税收优惠,项目优先,甚至在一些招生考试中,来自国家贫困县的考生会受到降分录取、减免学费等优待。扶贫,演变为对中央资金与优惠政策的争抢。离开贫困队伍的河北涉县扶贫办副主任李运生不好受,该县经济并不强劲,离开贫困队伍后,先是财政扶持资金没有了,李运生表示,专项扶贫资金、以工代赈资金、“四税返还”加起来,扶贫资金每年能有一亿元,而涉县每年的财政收入也不过10亿元,这笔资金一下子没有了。

国家贫困县闻着臭吃着香,谁也不愿意离开,而扶贫的效果不好,说明目前的扶贫激励机制错误。2012年公布的国家贫困县名单中,592个贫困县有38个县被调出,又有38个新面孔入围。从理论上讲,2001年到2012年之间,94%的县政府坐享国家财政,而在脱离贫困方面没有获得进展。

目前的扶贫存在三不足:首先,目前的扶贫资金效率低下,十年名单不改,扶贫变成扶强,这是怠政的标志。其次,评选之时各种拉票,增加了寻租的空间。评选之后,增加了对贫困地区官员的监管成本。要建立脱贫的长效机制,靠的不是扶贫专项资金,而是善用当地资源、改变当地的经济发展模式,让贫困地区在引资、金融、税收等方面先行先试,政府帮助使外地企业与当地的资源、劳动力与企业对接。  

耿敏 本文来源:潇湘晨报责任编辑:NN124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